摘錄自
鉅亨網新聞中心 (來源:和訊網) 2016-01-20  08:28 


    有評論文章指出,中國和其他國家遭遇的兩難困境有一個共同的根源,那就是寬鬆信貸對經濟的提振作用已經達到極致。是時候尋找新的解決方案了。這篇文章具有一定參考意義。

全球各國央行曾力促的信貸驅動型經濟增長已到達極限,如果決策者想要在2016年及以后繼續支援全球經濟增長,那就需要拿出新的經濟解決方案,包括致力於長期改革。
去年年底中國召開2016年經濟規劃會議前的幾個月,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高層顧問們瀏覽了有關前美國總統里根(ronald reagan)和前英國首相撒切爾(margaret thatcher)所倡導的經濟改革的研究。

去年年底中國召開2016年經濟規劃會議前的幾個月,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高層顧問們瀏覽了有關前美國總統里根(ronald reagan)和前英國首相撒切爾(margaret thatcher)所倡導的經濟改革的研究。

中國政府多年來一直依賴低成本銀行貸款刺激需求,但這種做法已難以為繼。上述顧問們希望找到新方法推動中國經濟,包括通過降低稅收和企業費用來鼓勵支出和投資。

一名接近中國最高領導層的官員表示,凱恩斯經濟學的模型太老了,在中國已不再奏效。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在去年10月份的政策會議上也在考慮著自己的計劃。當時,隨著美國就業市場狀況改善,美聯儲正準備開始上調短期利率,但一大擔憂讓官員們猶豫不決。如果出現新的沖擊,可能導致美國經濟重新陷入衰退並使利率快速回到零。到那時,美聯儲通過降低信貸成本來提供額外刺激的空間將幾乎沒有。

美聯儲會議紀要顯示,一些與會官員提到,為穩妥起見,應擁有能在上述狀況下使用的額外政策工具。

在不同全球經濟勢力中心,2015年接近尾聲時一個不祥主題出現。全球各國央行力促的信貸驅動型經濟增長已到達極限。如果決策者想要在2016年及以后繼續支援全球經濟增長,那他們就需要拿出新的經濟解決方案,包括致力於長期改革。

今年伊始全球股市遭遇的拋售表明,對於政策制定者是否能夠勝任上述工作,投資者沒有太多的信心。

據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計算,目前發達國家短期利率均值為0.36%,許多歐洲經濟體的短期利率已為負。美國、歐洲和日本各央行持有的債券和其他資產規模已顯著擴大。一些中長期的難題困擾著發達國家,這些難題不能直接用廉價信貸解決,它們包括人口老齡化、生產率增長緩慢,以及令長期投資和稅收改革受到限制的財政失衡和政治不和諧。

美聯儲副主席費希爾(stanley fischer)在1月份發表著重討論美國貨幣政策影星局限性的講話中表示,美國經濟中很多領域對更現代化基礎設施的需求很難被忽視。他表示,人們也不應忘記,在教育方面更多的有效投資也會增加國家的資本。

在美聯儲的政策幫助推動經濟溫和復甦的同時,美國目前的財政政策已經偏離了軌道。美聯儲官員們希望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與國會的共和黨人達成協議,在長期內削減預算赤字,同時在短期內通過減稅或者財政支出擴張財政政策。然而,奧巴馬和共和黨人拿出的解決方案恰恰相反,在本輪經濟擴張的初期進行短期的財政緊縮,長期內財政政策則仍不明朗。

如果經濟再度陷入衰退這可能會引發一個問題。隨著嬰兒潮時代出生的人口進入退休年齡,消耗美國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中更多的資金,財政赤字料將擴大,華盛頓用以應對下一輪經濟下滑的減稅或者節支空間將收縮。

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肯尼迪政府學院(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院長埃爾門多夫(douglas elmendorf)說,未來各央行用於抵御經濟衰退的彈藥將減少,需要加大運用財政政策來對抗未來可能出現的衰退。

2016年總統大選可能會使得美聯儲之外的情況明朗化,但在財政、移民、教育及許多其他方面,民主黨和共和黨之間的分歧似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大。

美聯儲官員正在斟酌他們自己可以做的政策選擇,其中包括考慮美國是否有朝一日需要實施負利率政策,以及美聯儲是否需要擴大或者管理自己規模已達4.5萬億美元的證券組合,以達到不僅管理短期利率、也要管理長期利率的目的。這兩個選擇在費希爾的講話中都提到了。

與此同時,在2015年年底,放松貨幣政策的局限性變得更為明顯,之前歐洲央行擴大了購債項目的規模,該項目旨在降低長期利率並壓低歐元匯率。由於該央行放松政策的力度小於投資者的預期,歐洲股市下跌,歐元匯率不降反升。

雖然歐洲央行在2014年和2015年實施了大規模刺激措施提振脆弱的歐洲經濟,但該央行官員強調,在不實施經濟改革的情況下,他們的政策所能達到的效果是有限的。歐元區的失業率目前高於10%,比美國高出一倍多,希臘和西班牙的失業率更是在20%以上。

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每次都以贊美經濟改革的優點作為他的例行新聞發布會的結尾,還總是對繁冗的審批程式以及高稅率帶來的危險發出警告。德拉吉2014年10月份說:我曾數次拿一名年輕的創業者做例子說明這個問題;當這名創業者想開一家新店時,他得等上九個月甚至12個月的時間才能獲得審批,當他獲準開店時就已經背上了各種稅費負擔,他不大可能會去申請貸款,而我們也需要進行結構性改革。

與發達國家貨幣當局相比,中國央行下調利率的空間更大,但其領導層認為推行這一規則的風險過大。為了應對2007-09年的全球金融危機,中國政府掀起了一個支出和投資高潮,導致房地產和工業產能過剩。現在他們在試圖解決經濟供給側的不平衡問題。

上述中國政府官員稱,問題並不是需求不足,中國需要的是進行供給側改革來滿足對更高質量產品的需求,當前中國國內在安全食品以及優質醫療保健等方面的一些需求沒有得到滿足。

習近平的2016年供給側改革規則包括關閉遭遇產能過剩問題的鋼廠等“僵尸公司”,通過推動農民工市民化來化解房地產庫存,同時推進其他結構性改革從而使得經濟保持長期穩健增長。正如里根和撒切爾當年通過減稅來鼓勵企業增加投資一樣,中國正在尋求通過減稅來降低企業負擔。

中國官員沒有把主要精力放在提振需求上,而是試圖修復中國經濟供給側存在的問題,這恰與里根和撒切爾倡導的“供給側經濟學”相呼應。

許多觀察人士指出,減少過剩產能在很長一段時間里一直都是中國政府領導層的一個政策目標,但受到地方政府官員的強烈抵制,因為他們擔心減少產能會導致失業率上升和增長率下降。這一次出現了一些政府開始認真對待這一問題的初步跡象。中國浙江省一家造船企業近期宣布破產,成為去年中國船只需求開始枯竭以來該行業第一家宣布破產的有政府支援企業。

瑞士銀行(ubs ag)中國經濟學家汪濤稱,預計2016年重組步伐將加快,但程度和規模不會特別大,勞動力緊縮裁員無疑是政府非常關心的一個問題。

中國政府可能會進一步降息,以此作為幫助企業削減成本的措施之一,但政府對通過降息和政府支出來提振需求的關注程度已經減弱。

自2014年11月份以來,中國央行已經六次下調基準利率並四次下調銀行存款準備金率。但對於小企業和私營企業來說,獲取信貸的難度依然較大,原因是企業利潤下滑以及銀行放貸意愿低。另一方面,低效且債務負擔已然沉重的國有企業繼續借款,推動中國的債務水平進一步上升。

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 s)估計,公司債務規模目前相當於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60%。2008年這一比率為98%。

政府內部許多人士越來越擔心,進一步放松信貸可能會導致中國的債務問題惡化,催生資產泡沫,加劇資本外流。如果資本流出規模增大,中國央行將被迫動用外匯儲備來支撐人民幣匯率,這樣做的一個后果是,一些旨在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的寬鬆貨幣政策效力會打折扣。

中國和其他國家遭遇的兩難困境有一個共同的根源,那就是寬鬆信貸對經濟的提振作用已經達到極致。是時候尋找新的解決方案了。(文章來源:wsj微信公眾號)

f t g
信貸,銀行信用貸款,民間信貸,民間借貸,民間貸款服務 - 耐斯信用貸款
信貸有困難嗎?專辦個人信貸困難件.銀行信貸,民間信貸一應俱全,專業銀行信用貸款,民間借貸代辦,代書借貸民間貸款債信不良可,核貨快、速撥!不必擔心財力條件不佳貸款難.